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行业新闻 >  行业资讯

“北京地铁猝死事件”后,谈谈“在路上”的AED

来源: 时间:2020-10-25

国庆之前,北京地铁一起猝死事故
引起了大众关注。

英国社会活动家霍华德在《明日的田园城市》中,描述理想的城市应该是“一座城市就像一棵花、一株草或一个动物,它应该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保持统一、和谐、完整。而且发展的结果决不应该损害统一,而要使之更完美;决不应该损害和谐,而要使之更协调。” 任何一座城市的建设,根本目的是为了人的居住、生活,是为人提供保护和便利。

而能够让人在城市里完美生活的第一要求,就是保障生命安全。9月25日上午,北京天气晴好,早晨起来匆匆上班的人群在街头涌动,整个城市充满了升级与活力。然而在北京地铁13号线霍营站,有一个正直盛年的生命猝然离世。


地铁猝死事件


据报道,该男子当时突然晕倒,在现场的乘客见状迅速将其抬上站台,而后,有两名热心群众与现场与现场工作人员先后对其实施心肺复苏。约半个小时后,匆匆赶来的急救人员到达现场,并将其送往医院抢救。但遗憾的是,送医之后,该男子仍因抢救无效不幸离世。

其实,这不是第一次发生地铁上的猝死事件。2016年,在北京地铁上6号线上,34岁的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发生猝死事件,在地铁站台上晕倒后,抢救无效死亡。当时也有乘客上前对其进行心肺复苏与人工呼吸,甚至还有自称急救医生的乘客上前救助。

这样的猝死案例并不少见。据统计,我国每年因心搏骤停而猝死的人数,有54万之多,也就是说,每天就有1400多人因心搏骤停而失去生命。

但是在这次北京地铁猝死事件引发的讨论中,多的是对北京地铁未设置AED设备的批评与反思。那么,AED是什么呢?

从“黄金三分钟”到AED


众所周知,心脏是我们身体的“发动机”。当我们过分使用的时候,就像发动机会熄火一样,我们的心脏也会发生骤停。在医学上,这叫“心搏骤停”。“心搏骤停(cardiac arrest,CA)是指患者的心脏在正常或无重大病变的情况下,受到严重打击引起的心脏有效收缩和泵血功能突然停止。CA导致循环中断,引起全身严重缺血缺氧。”通俗来说,是指由各种原因引起的、在未能预计的情况和时间内心脏突然停止搏动,从而导致有效心泵功能和有效循环突然中止,引起全身组织细胞严重缺血、缺氧和代谢障碍。

心搏骤停又要命,又有希望。如不及时抢救即可立刻失去生命,但是如果能够及时采取正确有效的复苏措施,病人有可能被挽回生命并得到康复。

所以就有了“黄金三分钟”。在患者晕厥第1分钟内,是进行救治的第一个黄金时间点,从现代医学上来讲,在这个时间点进行有效的心肺复苏,其存活率可达90%甚至更高;在患者晕厥之后3分钟之内,是进行心脏复苏的第二个黄金点,在这个时间点进行救护,其存活率可达50%。

于是有一款号称“傻瓜机器”的产品应运而生。

AED全称是“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”,中文名叫自动体外除颤器,又称自动体外电击器、自动电击器、自动除颤。

这是一种“便携式的医疗设备,它可以诊断特定的心律失常,并且给予电击除颤,是可被非专业人员使用的用于抢救心脏骤停患者的医疗设备。”在患者发生心搏骤停的“黄金三分钟”内,如果利用AED对患者进行除颤和心肺复苏,可以最有效制止猝死的办法。

AED 的一大特征就是方便使用。据专业人士声明,目前市面上的一般AED都是有语音提示、画面指示双重引导的,普通人面对可能需要进行除颤的患者,只需要尽快取得AED,按照AED上的提示将电极贴在患者身上,再根据语音提示按下AED除颤按钮即可。病人的生命体征、除颤分析,都可由机器自动完成。“所以,大家不要害怕使用AED,它的操作非常简单!”


国内布局与现状

心搏骤停出现的时候,时间就是生命,因此,公共场所配置AED就显得尤为重要。2016年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复旦大学泛血管医学研究院院长葛均波在世界临床医学综合期刊《柳叶刀》发表文章:中国心脏猝死的人数每年约55万,每日至少1500人心脏骤停,位居全球之冠。其中不足1%的人成功获救,仅仅是美国的三分之一。

这一成功率对比的差异,恐怕于AED的布局直接相关。据四年前的统计,各国每10万人配有AED的数量:日本235台、美国317台、澳大利亚44.5台、英国25.6台、德国17.6台、香港地区10台。据READINESS网站显示,截止2017年,美国公共场所大约有320万个AED设备。

那我国的AED布局的现状如何呢?答案是,目前我国AED投放的现状并不乐观。从时间上来说,我国的投放也就是近几年刚刚起步的事情,从空间分布上说,一二线城市比较重视,其他中小城市并没有重视起来,而通过北京地铁猝死事件,我们可以看出,就算是在一线城市北京,AED的投放也还远远没有达到所有覆盖所有公共场所的要求。

为此,今年8月中国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发布了《中国AED投放与布局专家共识》。在文中指出:“心脏骤停多发生在院外的公共场所,其高发地点主要有公共运动场所、交通枢纽(如机场、火车站、地铁站)、大型购物中心和工厂等。因此,院外心脏骤停的抢救对于保障公众的生命安全、维护全民健康非常重要。”同时,在文中提到“研究表明,在1min内实施CPR,3-5min进行AED除颤,可使心脏骤停患者生存率达到50%~70%。”

笔者了解到,早在2017年,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》第184条,其中规定:“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,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。”这一善意救助者责任豁免规则,被称作“好人法”,其用意是鼓励善意救助伤病的高尚行为。这就意味着标志着在我国紧急情况下使用AED将受到法律保护。

此后,各地政府亦有相应动作,比如2018年底上海市红十字会在浦东新区安装800台AED;深圳急救中心按照深圳市卫生计生委组织专家起草制定的《深圳市“十三五”AED配置使用实施方案》,已完成1000台AED采购工作,到2020年,完成5000台AED采购及安装工作;2019年由安徽省红十字会向社会发起“益路同心—AED城市布点”项目,以淮北作为项目试点,捐赠200台AED。

2020年6月1日颁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》第27条规定116:“卫生健康主管部门、红十字会等有关部门、组织应当积极开展急救培训,普及急救知识,鼓励医疗卫生人员、经过急救培训的人员积极参与公共场所急救服务。公共场所应当按照规定配备必要的急救设备、设施”,这些都标志着我国AED普及事业实现了从无到有的快速突破。


北京猝死事件影响


北京地铁猝死事件之后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主任医师敖虎山问出了广大群众的心声“我想问的是,配置自动体外除颤器(AED)这么简单的一件事,北京地铁为什么不去做?!”

其实,不仅仅是北京地铁,这恐怕是全国各地的公共场所都应该引起警惕的问题。我们仅仅知道了北京地铁事件,可能更多的,是我们不知道的。

小说《鼠疫》中说,“世上的罪恶差不多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,没有见识的善良愿望会同罪恶带来同样多的损害。人总是好的比坏的多,实际问题并不在这里。因此人的无知程度却有高低的差别,这就是所谓美德和邪恶的分野。”所以说,善良与爱,不仅是一种情感,更是科学基础上的行动,行动起来吧,可以避免更多无辜的牺牲!

最后,让我们来说一个好消息:目前,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已经召开了公共场AED等急救措施配备推进会,其负责人表示,将来北京市每个地铁站都需要配备AED。

Copyright © 2020 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38592号